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广州城市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02|回复: 0

[历史] 此时你会问广州和上海哪个发达,当年广州全国第一

[复制链接]

1846

主题

1931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869
发表于 2019-8-5 22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此时你会问广州和上海哪个发达?想当年,广州在很长一段时间,都是全国第一大城市。自从秦汉开始,广州就成为对外贸易的古城。

在宋朝开始,由于海运的发展,广州就成为欧亚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,中国的丝绸茶叶飘洋过海于世界各地,广州逐渐开始繁盛。

至清乾隆年间,广州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唯一通商口岸,明清约300年期间,每年200万白银的出超皆来自于广州。

190805B1.jpg

南海一号,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文物


广州的辉煌

这时的广州可是中国首屈一指的贸易城市,1833年,广州海关的出口达到2200多万两,几乎垄断了中国的进出口贸易。这在当时的中国城市中,仅只有北京与广州的人口超过50万。但是就富裕程度而言,北京比广州则相差甚远。

十三行带头大哥——怡和行的伍秉鉴,他的财产到1834年时就达到2800万两,相当于清政府当时一年财政收入的70%,他的投资已远及美国、印度、东南亚等地。2001年华尔街日报被评一千年来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伍秉鉴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首富。如果要在当时就有福布斯首富排行榜的话,排名前十的首富估计全部都是广州人。

彼时,全国各地的茶叶、丝绸等货物都要集中到广州,如同现在的“广交会”,各种大小加工、包装、运输等作坊遍布城内,各地、各国的商人云集广州。在现在沙面新城的区域,十三行建立了上百家夷馆,以接待外国商人。

看看十三行的夷馆就知道当时的奢华程度,当时的房子全部装的是西洋的玻璃,不是传统的纸糊窗。要知道这种玻璃因运价昂贵,最早是作为雍正皇帝的贡品所用,就算是一般官员想用也用不起。

那时的西关、沙面新城,可谓是“十里红云,八桥画舫”。而外面的广州港也是“墙橹林立、商船行列”。

190805B2.jpg


大清皇帝每年从广州海关税收中优哉游哉的提取85万两白银作为内务府的花销。

而当时的上海才刚刚开埠,还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渔村,和80年代初的深圳是一个模样。那时的上海叫松江县,县城才100多户。

此时的广州也许正眼都不愿意瞧上一眼。

口岸时代的竞争

1842年《南京条约》签订后,清朝又新开了四个通商口岸。

广州无疑是最具竞争力的港口,他的加工、人才、货源、港口等基础配套。是上海等小弟们想都不要想的啦。

这时,出了一个问题,就是十三行的垄断地位被取消。

以前,官府为了便于管理,洋人做生意必须与有发放牌照的行商通商,不得直接与其他商人私自交易。一旦发现有洋商与其他商人、内地商人直接交易,十三行就会报官、打击。这样几乎所有的买卖,都要被十三行盘剥。甚至为了获取暴利,在茶叶贸易中,以次充好、掺加沙子等做法。外商叫苦不迭,却拿这种官商没有任何办法。

而现在条约规定,取消了牌照限制,十三行的人感到很亏,以前爷可是昂着头把钱赚了,现在要爷低下头的服务,这脸怎么搁得下?还要我和那些小商小贩们一起比价,不是笑话爷吗?

190805B3.jpg

19世纪70年代,香港第319号皇后大道。阿芳照相馆


广州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

于是十三行的人,就纠集平常依附十三行做买卖、打工的人,又联合当地看不惯洋人的士绅,开始了近代中国有名的反入城运动,刚开始时,还只是十三行的人在怂恿,后面皇帝也觉得不错啊,打不过你,民心可用啊,就是不让你洋人进城做生意。

不进城怎么做生意啊,洋人叫苦不迭。条约上不是写得很明白啊,商人可以入住广州城啊。

那不管,十三行的人说,叫我做不成生意,我就叫你好看。

士绅们说,你们这些洋夷穿得奇形怪状,尤其是洋女人,袒胸露背,有伤风化。

在十三行和众多乡绅的鼓舞下,1843年领头的乡绅梁廷栋发布《全粤义士义民公檄》,广州人坚拒外国人进城。

1846年,在英国人的一再坚持下,时任两广总督耆英不得不发布洋人进城的告示,这一下惹火了广州人。并且在城厢内外到处张贴痛斥耆英的揭帖,例如:“赃官误国,甘丧廉耻。从夷所欲,天实厌之。倘夷进城,鸣鼓攻之。”

三千多广州人,群情激奋,齐集广州衙门,结果一把火就烧掉广州知府衙门,弄得知府刘浔连夜出逃。这要是平时,烧掉知府衙门,就是满门抄斩的罪啊。可是这次居然朝廷没有任何追究,意思是朝廷给你们撑腰呢。

耆英一看这不行啊,朝廷又这个态度,英国人那边逼得要紧。又问计广东巡抚黄恩彤,黄巡抚倒很是明白,说这问题没办法解,“现广东富甲诸省,别说绝关闭市,就是夷商全撤了,羊城若干万人就立时失云生计,现在所争者,惟一贸易旧例而已。粤人根本不是与夷为仇,夷不中国贸易,一切皆仰给于内民,如众志坚一,既不与之贸易,又不给其打工,不出三日,不烦一兵,夷人已坐困矣。”

真正的问题,不是和洋人做不做生意的问题。广州人如果都不与洋人做生意,洋人一天都呆不下去。如果都不给洋人打工,洋人也都活不下去,其实所争的就是一个特权。

耆英一看也没办法啊,我先拖个两年,先答应英国人两年之后进城,这两年我想个办法调走就是了,别呆在这地方两头不是人。

英国人一想,老是这样子闹着也不是个事,毕竟是做生意嘛,两年就两年吧。

果然,不到两年耆英就内调京城。

190805B4.jpg

1860年的上海


上海的起步

这时,上海还是个小地方,不象广州这种大都市架子大、顾虑多。

对于洋人进城这种事,要进就进吧。相反洋人觉得县城卫生不好,道路又窄,还是住在城外吧,上海官员一看正好,你住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洋人们在外面租块地最好啦,刚好当时的上海道吴健章又是广东人,头脑灵活,早年经商与洋人打过很多交道。

1845年,上海官员和英国领事馆签订协议,准许英国人在外滩以西租地180英亩(1英亩相当于6亩)。1848年,又加租到了470英亩。法国也租了400多亩地。

这回洋人住在自已的小区,贸易又方便,住得又安全。于是江浙、福建那些做生意的就都慢慢的转到了上海来了。上海的贸易就这样不起眼的起步了。

到了1856年,上海的贸易额已经相当于其他四口贸易额总和,上海小弟追赶速度挺快。

广州的坚持

不过,老大还是老大,广州毕竟还是个大都市。贸易额可以放下,面子可不能放下。

很快两年时间到了,这时两广总督相继换成了徐广缙、叶铭琛,这两人一看更没辙。老领导都没有让洋人进城,咱们更不能出洋相啦。

这下好了,以前还是老百姓不让进城,这一下,变成了官方不让进城了。

可英国人不干啊,你们前任总督答应了的事,怎么又不兑现了。

英国人要威胁干仗,叶铭琛也无可奈何,挂出他那个著名的“不战不和不降,不守不死不走”的六不政策牌,死活就是不让进城。

于是,广州进城的事情就这样子拖着,这一拖就拖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,

1858年,叶铭琛被俘,客死于印度加尔各答,英国人终于“进城”。

平时那些好勇斗狠的士绅乡民却一个都不见了。咸丰帝又下谕在籍绅士龙元禧、罗惇洐、苏廷魁等三个团练大臣调集兵勇,联成一气,把夷人撵入城外,并悬赏杀洋鬼子一人五十两。

赏是悬出去了,洋头却没有看见一个。

此时的广州,正处城内之盟,只能看着上海小弟一步步的超过大哥了。

190805B5.jpg

1869年,香港市民游览植物公园。


上海的爆发

这时,那个小渔村上海,突然找到了爆发点。

原来太平天国起义爆发之后。江南地主、富商、大贾、乡绅为避祸,纷纷进入到上海。在英、法等国等炮舰政策的保护下,太平军没有给上海租界形成威胁。

上海一时之间成为“安全孤岛”。由于安全有了保障,商贾、富商更是云集上海,把江南的财富都带到了上海。上海的地价飙升,人口爆涨。外商从1859年398人,一下子增长到1865年的5129人。而上海的人口短时间就增加了15万。

英商义记洋行1844年11月从农民吴襄手里租到南京路一块地每亩42两,到1869年,这块地每亩估价6000两。25年间,地段涨了143倍,人口的飙升带动了房地产的大发展。

这时间,江浙闽赣鄂等地的茶叶、丝织、豆油等大量涌向上海,到1865年,沪海关的税收收入一下子突破了300万两。此时,上海就占了全国贸易的70%。

福建商人胡雪岩就是在这一时间,开始投资房地产、参股商行、倒卖粮食、丝织品,不到10年时间就成了中国首富。著名广东商人徐润在房地产上投入的资本已达200多万两银子,从而拥有地产3000多亩。

上海的腾飞

这时起,上海的洋行如雨后春笋,怡和洋行、旗昌洋行、太古等相继进入上海,随之而来的是江浙钱庄、火柴、造纸、剿丝厂、保险、自来水、船舶修理等行业都在上海开始创办起来。

1861年,李鸿章受命援沪,进一步巩固了上海的地位。同年,清政府开始实行新政。大力开展洋务运动,购买外国机器、军需、船舶。洋务运动中设立的江南制造总局、轮船招商局、上海机器织布局、中国电报局等全都开设在了上海。上海又成为制造的中心。

1868年,左宗棠西征,借款购械,都需要从上海的洋行、钱庄借款。

1880年上海开设了民间股票交易所,发行了包括招商局在内的几十种股票,上海一时间又成了全国的金融中心。

30年间,上海对外贸易值增长了一倍,从1861年到1894年的合计155亿海关两,并在1895年到1911年间又增长了一倍,达到年均3.78亿海关两。

上海终于成就了中国贸易中心的地位,一直到现在。

190805B6.jpg

《盛世危言》(郑观应)


落寞的广州

此时的广州,虽然在1860年后,也接受了洋人进城,开始了正常的贸易。但千年贸易口岸的地位已经一落千丈。

广州的商机已经早已不如之前,那些十三行的商人与经理,都纷纷北上上海,广州变成了给上海人才输出地。

早期上海的四大洋行买办全部都是广东人,席正甫、郑观应、唐廷枢、徐润等大名鼎鼎的人物都是广东去上海打工。后来的上海先施、永安等四家大百货公司也全是广东人创办的。再后来著名的思想家珠海人容闳也是先去了上海开设茶行,发展自已的事业。

此时的上海,各行各业全都闪烁着广东人忙碌的身影,寂寞的广州也许看着有点心酸吧。

1893年,著名的思想家实业家郑观应回粤著书,写成了著名的《盛世危言》,提出了“商战”的理论,成为光绪皇帝改革的样板。但曾经的“商战之都”,却已经被上海远远的甩在了后面。

这时的广州,守望着稀稀落落的伶仃洋,灰尘撒满沙面新城“夷馆”彩色玻璃窗上,昔日樯橹如云、货如轮转的盛景已然不在,只剩下“伶仃洋里叹伶仃,惶恐滩头说惶恐”。

仅仅是起始源于部分人利益的受损,进而搅和出排外的情绪。导致这个千年商都的一厥不振,这历史不啻于给广州开了个大玩笑?


参考资料

1、《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,第二次鸦片战争》第一册,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版,第145-146页

2、《剑桥中国晚清史》费正清

3、《咸丰朝筹办夷务始末》

4、《步入中国清廷仕途——赫德日记(1854-1863)》,中国海关出版社2003年版,第210页

(作者:我的学习以史鉴今)
懒得打字,试试快捷回复功能 举报违法信息,违规广告,奖10金钱(10金钱=1元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广州城市论坛 ( 粤ICP备17059662号-3 )

GMT+8, 2019-12-13 19:24 , Processed in 1.085938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